近期接到学生反馈,个别机构网站冒充以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校方名义进行招生欺诈,误导学员!在此提醒广大学员,请务必提前核对所报读课程所属学院、专业及简章下方校内唯一报名地址、电话,欢迎咨询学员来校现场咨询并索取资料,以免造成损失!(各专业报名地址、电话查询>>

您现在的位置: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 媒体贸大 > 正文

《中国财经报》:(屠新泉)在百年变局中保持开放定力 ——专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

在百年变局中保持开放定力 ——专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

(来源:《中国财经报》 2021-12-20)

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20年对中国产生了全方位影响。这些影响不仅体现在经济社会发展方面,也体现在体制机制变革当中。日前,记者就此专访了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

入世成就和影响超出预期

记者:您认为应如何看待中国在履行入世承诺上的表现?

屠新泉:中国作出了广泛深入的承诺,超出了当时WTO内的所有发展中成员,相当程度上接近发达成员的水平。客观来看,中国履行入世承诺是非常好的。从实践情况来看,在中国入世的最初几年中,大家对中国履行承诺的表现评价非常高。批评的声音反而是从履行入世承诺已经基本结束的2008年以后开始多了起来,这是个值得思考的现象。关键点也许并不在于中国履行入世承诺的表现,而是在于中国入世所带来的影响,对世界贸易、对世界经济格局等方面带来的冲击,超出了大家的预期,甚至也超出了中国自己的预期。从发达成员的角度来说,为理解现实和预期之间的落差,就想找一个不是中国自身的竞争力强,而是竞争方式有问题的解释说明,履行入世承诺恰就是可以追究的一个方向。当然,每个成员履行承诺或者说在履行WTO规则过程中,或多或少会带来一些问题,这也是正常的。因为每个成员对于WTO规则的理解会存在一些差异,这也是为什么WTO设立争端解决机制的原因。从争端解决机制的运行来看,中国的表现也是很好的,作为世界第一大货物贸易国,中国目前的被诉案件有40多起,比美国、欧盟都要少。更重要的是,在这些争端案件解决过程当中,如果被裁定存在与WTO规则不一致的做法,中国都接受并执行了WTO的裁决,没有出现一起由于中国不接受WTO裁决而被起诉方申请报复的情况。因此,我认为,现在一些国家对中国履行入世承诺的批评,实际上不是基于中国入世承诺本身,而是超出了WTO规则要求,或者说它并非基于WTO规则。

入世是一次制度变革

记者:对于中国加入WTO的意义,有人认为某种意义上可以与中国重返联合国相比:让中国从“中国之世界”回到了“世界之中国”,您是如何看的?

屠新泉:入世实质上是一次制度变革,体现在两方面:一是极大地推动了中国的市场化改革进程。与此前单方面改革不同,入世是一次自上而下、引入国际规则作为推动力和参照系的改革,系统性地完善了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二是通过开放,中国与世界经济进行更深程度的融合。开放让中国与世界市场之间的关系更加密切,资源和商品可以更自由地跨境流动,资源配置效率更高。开放还带来了竞争和倒逼压力。2001年,中国经济总量虽然达到世界第六位,但人均国民收入还不到900美元,在全世界排在130多位,国内产业的竞争力也相当落后。入世在带来强大国际竞争压力的同时,又对国内产业发展产生了非常大的推动力。

经济全球化共识在削弱

记者:WTO有贸易政策审议、谈判功能和争端解决机制三大功能。当前WTO主要在哪些方面遇到了困难?

屠新泉:WTO现在确实进入了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WTO发展的不顺利,实际反映的是全球化进程的不顺利。WTO有一个重要特点,即它是一个成员驱动型国际组织,反映了各个成员对贸易自由化和经济全球化的看法。比如,2001年WTO发起的多哈回合谈判,迄今一直没有能够取得成功,实际上反映了经济全球化共识在削弱。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尤其是2017年美国特朗普政府上台之后体现得更明显。近年来,一些发达国家内部反经济全球化的潮流越来越盛,民粹主义、保护主义势头越来越强。相应地,WTO的顺利运转就更加困难。

WTO的三大功能现在各自面临着一些困难。从谈判功能看,从2001年多哈回合谈判发起以后,虽然期间也取得了一些成果,但在一些关键问题和主要领域都没有取得突破。谈判功能削弱的最主要原因是现在WTO的主要成员对于经济全球化的认识有一些分歧,对于贸易自由化到底应该如何推进、各个成员应该承担什么义务认识不一致,尤其是发展中国家集团和发达国家集团之间,对于这个问题的看法很不一致。争端解决机制整体运行比较好。从实际情况来看,美国是被诉最多,也是败诉最多的国家,所以美国对争端解决机制表现出非常强烈的不满,尤其是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通过各种手段使上诉机构无法运转乃至瘫痪。贸易政策审议功能总体运转顺利,没有太大问题,但效果也并不是太显著,各成员间也有各种各样的分歧。从贸易和关税总协定到WTO的70多年间,多边贸易体制虽然面临一些困难和逆流,但是顺应了经济全球化的潮流,顺应了人类和平发展的潮流。我始终坚信,WTO所代表的方向也是人类应该追求的一个方向。

支持对WTO进行必要改革

记者:针对WTO面临的难题和危机,中国曾提出关于WTO改革的三个基本原则和五点主张,支持对WTO进行必要改革。您如何看待WTO改革这一问题?

屠新泉:其实,2005年就有人提出过WTO改革这一概念。这一轮的WTO改革是2017年由美欧日在WTO第11届部长级会议上提出来的,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发展中国家的特殊和差别待遇问题。二是他们认为所谓非市场经济做法导致现有的WTO规则失效,改革就是通过制定新的规则约束这些非市场经济行为。对此,中国必须表明自己的立场,提出了关于WTO改革的一些原则立场和建议。我们主要针对单边主义的贸易保护措施,因为这与WTO的规则不相容并导致其失效。因此,我们希望加强WTO的权威性,提高其效率,以抑制单边主义行为。可以看到,对于WTO改革的方向,虽不能说背道而驰,但发达成员和发展中成员的主张像两条平行线,没有交集。从目前来看,对于WTO改革的分歧非常大,要取得重大突破非常困难。

扮演好自身角色

记者:您提到当今世界面临一场大变局,而中国是这场变局中的关键变量。站在入世20周年这个时间节点上,中国未来在全球经济中如何扮演好自身角色?

屠新泉:中国入世后,经济快速发展,对世界经济格局产生了很大影响。我们始终强调,中国不主张以颠覆性的态度和方式去对待这个格局,但是希望对现有格局当中一些不合理的部分进行改进。但一些发达成员提出的所谓WTO改革,很大程度上是瞄准中国的。对中国来讲,如何在这种“震荡”或“摩擦”中找到一种与其他有关国家相处的方式,确实是很大的挑战。 一方面,中国要继续保持自身的特色和优势,因为中国经济的崛起从根本上得益于自身特色和优势,同时继续自主扩大开放,特别是制度型开放。另一方面,加强与国际社会包括发达国家的沟通交流,使世界更好地去理解中国的制度特色,这对我们来说确实是一个很大的课题。入世20年来,中国一直是世界经济增量的最大贡献者之一,从未来看,仍将是全球经济最大的增量贡献者之一。我们一贯强调中国开放的大门永远是敞开的,而且会越开越大。中国仍将通过自身的努力,与世界分享中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为全球经济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

附原文链接:http://www.cfen.com.cn/dzb/dzb/page_6/202112/t20211220_3776338.html。

资讯内容皆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不妥之处请联系我们删除!
在线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