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接到学生反馈,个别机构网站冒充以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校方名义进行招生欺诈,误导学员!在此提醒广大学员,请务必提前核对所报读课程所属学院、专业及简章下方校内唯一报名地址、电话,欢迎咨询学员来校现场咨询并索取资料,以免造成损失!(各专业报名地址、电话查询>>

您现在的位置: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 行业资讯 > 正文

百年人寿有点“失意”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哈尔滨一位女士花840万元买银行理财产品,最后却变成了百年人寿保险,且因该保险期限为“终身”,因此该女士只能在身故后或者71年后才能取回本金。

如此“荒唐”的事情就发生在百年人寿身上,这究竟是家什么公司?

据公开资料,百年人寿成立于2009年6月,注册资本为77.95亿元。第一大股东为万达集团,持股比例为11.55%;科瑞集团有限公司、新光控股、江西恒茂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大连城市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华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大连一方地产有限公司和大连融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并列为其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均为10.26%,且以上6家公司(除大连融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外)所持百年人寿股权均处于质押状态。

“打造百年老店,创中国保险市场杰出品牌”,这个口号喊得响亮,对于闯荡近12年的百年人寿而言,距离目标还很远。

股权动荡 百年人寿逃不出地产界魔圈

保险公司与地产企业可谓是“恩怨情仇”。

万达集团与百年人寿的恩怨纠葛始于2014年。

彼时的百年人寿正处于5年亏损近17亿元的窘境,有着一方集团孙喜双牵线的万达集团以“白衣骑士”形象出现在百年人寿面前。

2014年,万达集团收购了国电电力(2.220, 0.00, 0.00%)持有的百年人寿1亿股股份,这是万达集团与百年人寿的首次相遇。2015年1月,万达集团再次收购了ST时万(5.860, 0.04, 0.69%)(600241.SH)所持的1亿股股份,以11.55%的持股比例,一跃成为百年人寿的第一大股东。

但是如此局面只持续了4年,2018年,万达集团为了“降负债”,不断抛售资产进行套现,百年人寿也在其中。

2018年12月,绿城中国发布公告称,其旗下附属公司将购入万达集团所持的百年人寿11.55%股权,价格为27.18亿元。不过该收购事项最终因中国银保监会未在支付购买价后的规定期限内就事项做出批准而无疾而终。

除了“鼎鼎大名”的万达集团,百年人寿的另一股东新光控股因深陷债务危机,使得百年人寿的股权结构再次改变。

2018年,新光控股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违规担保等事件被曝出,同年,更因发行的“17新光控股CP001”本息未能全部按期兑付,构成实质违约。此后,新光控股旗下“11新光债”“15新光01”“15新光02”“16新光01”“16新光债”等债券违约情况接连发生。

此外,万达集团所持百年人寿的股份转让时,中国奥园也曾“插足”。

2019年7月,中国奥园发布公告称,将收购大连城市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大连乾豪坤实置业有限公司、大连国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所持的百年人寿13.86%的股份,价格约为32.6亿元,结果同样以监管未批准该收购事项而结束。

奔跑12年却“跌跌撞撞”

成立以来,百年人寿的发展之路可谓跌跌撞撞。

2009年至2014年,百年人寿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1亿元、10.95亿元、20.11亿元、38.04亿元、52.56亿元、95.1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58亿元、-1.44亿元、-3.23亿元、-5.24亿元、-3.69亿元、-2.78亿元。

成立前5年,百年人寿持续亏损,合计亏损金额达16.96亿元,直到2015年万达集团加入首年才由亏转盈,盈利0.32亿元。

然而,从2016年四季度开始,百年人寿的核心偿付能力连续7个季度下滑,直到2021年末仍未达到2016年高点。

2016年三季度末至2018年一季度末,百年人寿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78%、155%、142%、124%、120%、118%、99.46%。直到2021年一季度末,百年人寿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46.93%和159.14%。

百年人寿核心偿付能力下滑的原因,或与其不断推出高性价比产品以抢夺市场有关。

2017年,百年人寿推出重疾险产品“康惠保”,而“康惠保”更是因包含8种高发轻中症且价格实惠等原因,一跃成为重疾险市场“网红”,其后百年人寿更是连续推出了“康惠保旗舰版”“康惠保2020”。

此外,百年人寿还被员工举报违规,并多次收到罚单。

据GPLP犀牛财经不完全统计,仅2021年,百年人寿分公司、中支公司等机构合计被罚61.6万元。

百年人寿河北电话销售中心因欺骗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申远对该违法违规行为负直接责任,而被罚款15万元;

百年人寿因存在以客户服务节在线抽奖方式向投保人赠送奖品的行为,违规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其他利益,而被罚款21万元;

百年人寿山东分公司因欺骗投保人、诱导保险代理人进行违背诚信义务的活动、未在犹豫期内完成对新型产品投保人的回访、个人保险代理人欺骗投保人,被合计罚款17万元;

百年人寿淮南中心支公司因虚假宣传,被罚款6万元;

百年人寿榆林中心支公司因伪造保险许可证,被罚款2.60万元。

总裁10年换4任 董事长去留成谜?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中国保险和养老金研究中心研究总监朱俊生曾表示,“一把手”的正常调动对该公司肯定会有些影响,毕竟不同的人对公司管理的思路、方法可能会有差异。

百年人寿便处于总裁频频换任的“窘境”。

7月20日,百年人寿发布公告称,单勇辞去该公司总裁职务,自7月6日起由副总裁孙晓红任临时负责人。

公开资料显示,单勇曾历任太平洋(3.160, -0.03, -0.94%)人寿上海分公司总经理助理,民生人寿江苏分公司副总经理、福建分公司总经理、江苏分公司总经理,安邦人寿副总裁等职务。2018年2月,单勇成为百年人寿总裁,如今担任百年人寿总裁已有3年之久。

事实上,百年人寿总裁换任频繁,可以说是10年换4任。

2012年,曹湛成为百年人寿第一任总裁;

2015年,曹湛请辞百年人寿总裁,转由时任副总裁邹水平担任该职位;

2017年,单勇再被定为百年人寿临时负责人,更于2018年成为该公司总裁。

如今孙晓红成为临时负责人,又能否成为百年人寿总裁之位的“常驻嘉宾”?

值得注意的是,从2009年起便担任百年人寿董事长的何勇生更是被质疑已离开此职位。

公开资料显示,在百年人寿2020年4月的股东大会上,选举产生的第四届董事会成员中缺少了何勇生的名字,且此后百年人寿多次董事会均由该公司原总裁单勇主持,却缺少了何勇生的影子,而何勇生是否还为百年人寿董事长,暂且不得而知。

在线报名